投稿郵箱: [email protected]
您的位置:首頁 > 組工園地 > 書畫藝術 > 正文

讓雕塑成為時代的坐標


3305279_luhui_1561125441902_b.jpg

焦裕祿(雕塑)吳為山 2016年

3305284_luhui_1561125617496_b.jpg

雷鋒 (雕塑)吳為山 2012年

3305281_luhui_1561126224497_b.jpg

南仁東 (雕塑)吳為山 2018年

3305283_luhui_1561125659753_b.jpg

愚公移山(雕塑) 吳為山 2017年

3305280_luhui_1561126207719_b.jpg

馬可·波羅(雕塑)吳為山 2018年

  恢宏沉靜,詩風浩然。走進吳為山凝鑄的塑像世界,如同走進一片繁茂的文化碑林。

  《說文》言,像,似也。在形似與神似之間,吳為山找到了一條寫意雕塑的道路,融匯傳統與現代,找到中國藝術的立足之本。

  有筋骨,有道德,有溫度。先賢精英、文化巨擘、時代楷模,那些在歷史的天空中閃閃發光的名字,帶著他們或沉思、低吟的,或飛揚、堅毅的眼神,以生動的身姿、獨特的氣質,展現在人們眼前。有了“人”,故事就生動起來。

  “如何用可視的形象,把那些不可視的——寫在書本里、口口相傳的民族歷史展示出來,讓雕塑成為時代的坐標,使它們從古至今像黃河和長江一樣,從上游到中游到下游,奔向人類文明的大海,最后融匯在一起,這是我的一個理想。”吳為山說。

  雕塑,形象為先。雕者,由外而內,乃減法,如石雕、木雕等;塑者,由內而外,乃加法,如泥塑。加加減減之中,是一次一次的生命體驗和情感的錘煉,也將文化精神蘊含在所塑形象之中。20世紀80年代末,吳為山有感于社會轉型,價值取向多元,便立志塑中華古今賢人像以立時代豐碑,昭示來者,引領精神。

  塑什么人?吳為山給出的答案是,他們必須是對中華五千年文明發展作出杰出貢獻,并被歷史和人民銘記的人。

  近30年過去了,答卷漸漸豐滿。“丹心鑄魂——吳為山雕塑藝術展”從吳為山創作的500余件雕塑作品中遴選179件(套),在中國國家博物館展出,這是吳為山多年來踐行寫意雕塑理念、以古今中外杰出人物為題材創作的一次較為全面的展示。

  走進中國國家博物館宏大寬闊的展廳,由北向南而望,一尊青銅鑄造的《問道》立于眼前,展現的是端嚴溫厚的孔子向飄逸悠游的老子請教學問的形象。《問道》對面,是一組炎帝、黃帝雕像,炎帝手持仙草,溫和親民,黃帝手握軒轅劍,沉穩剛毅。一組是中華文明的始祖,一組是中華智慧的傳統之源,兩組雕像左右呼應,給觀眾開啟了一扇中華歷史時空之門。

  吳為山多次雕塑老子和孔子形象。展廳中還有一組孔子和老子頭像雕塑,孔夫子穩如泰山,面含春風,笑對四方賓朋;老子則眉目深邃,胡須傾瀉而下,整體高達6米,形象極為飄逸。

  “這里面借鑒了中國書法的表現力量,也借鑒了中國詩歌的想象。”吳為山說,“看到這個長長的胡須,就想到了這個民族的智慧,口若懸河、智慧涌動、綿綿不斷。”

  另一尊名為《天人合一》的老子塑像,則巧妙地抓住“形如槁木,虛懷若谷”的形體特點,突出老子的“滿腹經綸,包羅萬象”,形與意巧妙統一,外表滄桑古樸,內里刻滿小篆書寫的《道德經》,別有洞天。

  在寬闊的西大廳行走,再沿著階梯拾級而上,兩側布置的展陳作品帶人們走進一道中華文明群星閃耀的長廊。莊子、孟子、韓非子、墨子、管子……諸子百家各具風姿;“哀民生之多艱”、孤傲不群的屈原,“竹杖芒鞋輕勝馬”、清新豪健的蘇東坡,“性本愛丘山”、飄逸豁達的陶淵明……文化先賢氣韻斐然。每一個人物,吳為山都提煉出其最鮮明的特點,挖掘精髓,令人物形象呼之欲出。

  在古代先哲面前,吳為山是沉靜暢達、穩健溫潤的。而立于他的《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擴建工程主題雕塑》面前,感受到的則是滿懷的激憤與沉痛,那如疾風勁走、如刀劈斧斫的塑痕,凝固歷史,鑄造國魂,是對人性尊嚴的悲憫,是以史為鑒、維護和平的吶喊和呼吁。

  “得其神勝于得其貌。”費孝通曾這樣評價吳為山的雕塑風格。吳為山認為,相對于西方古典雕塑的“寫實”、歐美現代雕塑的“抽象”,中國雕塑的特質在“寫意”。寫意來自中國書法的造型意象,也來自傳統繪畫的意象表達。他用“神、韻、氣”來表述寫意雕塑的特征,認為好的作品當如水般沛然適意、彰隱自若、任性曠達,如風般不羈于時空、自由卷舒,如大地一般意蘊深厚、敦厚沉郁、靜穆中和、大方醇正。

  “神、韻、氣”不僅體現在創作方法上,也凝聚在吳為山所創作的每一個典型人物的精神境界上。直抵生命的本真,用塑像在人們心中樹立起時代的楷模、精神的標桿,為時代畫像、為時代立傳、為時代明德。

  在中央大廳展場,人們認真地觀看高達4.6米的馬克思雕像,欣賞《延安窯洞對——毛澤東與黃炎培》中生動對話的場景。雷鋒昂首挺胸,正沐浴著春風向我們走來,親切活潑;徐悲鴻手里挽著大衣,面龐凝重,眼神憂慮;錢鐘書端坐在一塊大石頭為基的底座上,正陷入寧靜的沉思;孔繁森腳踩長靴、頭戴氈帽,仿佛還在阿里高原長途跋涉;南仁東身體微微前傾,全神貫注,沉浸在“天眼”工程思考和研討之中。魯迅、聞一多、聶耳、焦裕祿、錢偉長、楊振寧、費孝通、高二適、陳省身……在這一個個紀念碑式的雕像面前,時代精神有血有肉,可感可視。

  “把你的作品種植在那里,就像一棵樹一樣,時間長了以后它們就變成了一片森林。”吳為山說。用中國風格和中國氣派創作中國藝術,用藝術的形式向世界講好中國故事,吳為山稱作“向世界各地種樹”。

  “大漠駝鈴,絲路長云。我在船的這頭,你在船的那頭,我們同在,人類漫漫歷史的河流中——泛舟。”吳為山如此感慨。他以藝為媒,推動東西方的對話。雕塑《超越時空的對話——達·芬奇與齊白石》以超現實主義手法構想了東西方兩位文化巨擘穿越時空的對話場景;《在一條船上——達·芬奇與齊白石的神遇》則將兩個人物置于一條小船的兩端,象征著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平衡、多贏、共贏的精神。

  除此之外,吳為山還創作了《靈魂之門——塔拉斯·舍甫琴科與杜甫對話》、馬可·波羅、心理學家弗洛伊德、現代奧林匹克之父顧拜旦、傳教士利瑪竇、西班牙和法國青年、夏威夷大學教授等人物塑像,這些作品猶如一座座現實的橋梁,是中西人文交流、心與心溝通的紐帶。

  楊振寧曾形容吳為山的作品為“真、純、樸”。誠如斯言,吳為山用一把塑刀與古今中外杰出人物對話,也把這“靈魂的對話”延展開來,鑄造傳承中國精神、守護文化靈魂的豐碑,在中華民族沉雄博大、自強不息的精神底色上,奏響時代旋律的最強音。

(作者:于園媛)

責任編輯:魏捷

Copyright?2009-2019 版權所有:中共陜西省委組織部陜西黨建網

地址:西安市雁塔路南段10號  電話:029—63905675

陜ICP備10001194號-1 技術支持:陜西黨建云平臺

聚宝盆彩票软件手机版